浙江文化网,欢迎您访问本站!
您的位置: 浙江文化网 > 艺术

表演艺术家葛存壮:最具代表性的作品是儿子葛优

来源:浙江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7-08-15 00:32   

表演艺术家葛存壮:最具代表性的作品是儿子葛优

编者按:3月4日凌晨0点32分,中国著名歌唱家、教育家周小燕因病在上海去世,享年99岁。她为中国声乐界培养了几代骨干力量,近百岁高龄依然没有离开教学第一线。告别仪式将于3月10日在上海举行。

周小燕去世当天,著名表演艺术家葛存壮因脑梗引发心脏衰竭去世,享年87岁。导演尹力透露,影协主席团日前本已通过将今年金鸡百花奖终身成就奖授予葛存壮。告别仪式将于3月8日在八宝山举行。

早报记者陈晨实习生未棶

因《红旗谱》、《小兵张嘎》等影片而为观众所熟知的表演艺术家葛存壮3月4日因脑梗引发心脏衰竭去世,享年87岁。

葛存壮2012年就被曝出中风住院,身体十分不好,处于“半瘫痪”状态,其子演员葛优近几年也在多个场合表示“减少工作时间为了多陪伴照顾父亲”。

始于医生学徒的文艺梦

1929年葛存壮出生于一个并不富裕的家庭,全家人随父从河北饶阳县迁入青岛,再到齐齐哈尔,这段困顿贫潦的日子给年幼的葛存壮造成了童年阴影。直到1978年上年纪的葛存壮再次回到青岛拍戏,才抹去了小时候对青岛“又乱又脏”的贫民区印象。

葛存壮的父亲从小就希望儿子能做一份实业,医生就是他的不二之选。年幼时的葛存壮却对乐器二胡、小提琴情有独钟,萌生了自己心中的“文艺梦”,接着他发现自己尤其喜欢模仿别人。

无奈之下,他只能先在父亲的安排与期望下进入一家私人医院做学徒,暗中等待合适的表演机会,终于他等到了第一个机会,齐齐哈尔铁路局职工学校刑校长爱好文艺,组建了齐齐哈尔铁路局工人业余文工团,简称齐铁文工团,葛存壮如愿调入文工团,开始了自己的演艺生涯。

但好事多磨,在一次演出中,葛存壮的“哥们”因病请假不遂被迫带病演出话剧,导致其第二天病情恶化不幸离世,葛存壮悲痛万分,多次向领导“讨公道”无果后愤然离职。

在没有工作的日子里,葛存壮甚至卖过西瓜,还自己组织了一个文工队,他用以前学到的一点话剧技巧排练了自己的第一部歌剧《幻想》。

1949年文工团划归东北电影制片厂,葛存壮又被重新招募进演员组,开启了自己的电影表演艺术生涯。

可惜形象不够“正面”

1950年,葛存壮第一次出现在电影《赵一曼》的演员表里,他饰演一个伪警察,没有台词,只有摔笔的动作戏镜头。第一次镜头比较多的戏是影片《六号门》的朱把头一角,这些形象都没有令人深刻的记忆点。

从上个世纪50年代一直到“文革”后,电影讲究的都是刻板的样板戏表演,突出的是高大明亮的英雄形象,作为一个先天身体瘦小,形象不具有“正义凛然”感的演员,葛存壮很难去扮演一个英雄角色,于是执着的他,误打误撞向导演毛遂自荐,开始了“坏蛋专业户”之旅。

上海电影制片厂拍摄《深山里的菊花》,葛存壮向导演凌子风毛遂自荐扮演日本鬼子,没想到他不仅帮了剧组缺角的大忙,还逐步形成自己给人印象深刻的银幕形象。

此后,葛存壮在《粮食》、《小兵张嘎》、《大河奔流》、《大清炮队》等一系列电影中饰演了一大批反面人物。其中他在1959年拍摄的《红旗谱》中对恶霸地主冯兰池的刻画最为精彩,把冯兰池的坏劲儿、狠劲儿刻画得入木三分。29岁的他在这部影片里的年龄跨度是三十几岁到七十几岁。

在一个个的角色积累中,他成了家喻户晓的大明星并赢得了“北影反一号”的美誉。

对于一辈子演反派、配角,曾与葛存壮合作《周恩来——伟大的朋友》的前北京电影厂厂长、导演宋崇觉得有些惋惜。“他的表演是很好的,但是因为形象问题确实受到了限制,过去的银幕形象都是讲究英雄形象,要浓眉大眼,一身正气,他呢因为瘦,颧骨高,如果演工农兵形象就差一点,结果就让他演反派,就成功了,一成功这就定型了。”宋崇回忆说,“其实有好几次他想改变,但因为反派太深入骨髓的感觉不容易改变,观众已经对他的形象先入为主了。”

《周恩来——伟大的朋友》为“万年绿叶”葛存壮赢得了金鸡奖最佳男配角的殊荣。影片导演宋崇在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依然记忆犹新。

“他还差点想自己写一部齐白石的戏来拍。”宋崇介绍,葛存壮为了齐白石学练毛笔字练国画,到试妆的时候还从家里自带一副他收藏的齐白石的眼镜。“他自己研究了齐白石的生平,包括走路的姿态,确实是惟妙惟肖。十年磨一剑,对一个演员来说,确实是很难得的。”

宋崇拍摄《周恩来——伟大的朋友》时,葛存壮是赫赫有名的老艺术家,“但他人特别亲切,没有一点架子,而且特别用功。因为他做了很多准备,剧组合作很高效,与饰演总理的王铁成对戏很快,台词很贴切,表演很接地气。”

“葛优他爸”

1998年在重庆举办的金鸡百花电影节上,葛存壮凭借《周恩来——伟大的朋友》中齐白石这一角色获得金鸡奖最佳男配角奖,葛优则因《甲方乙方》获百花奖最佳男主角奖。

葛存壮曾多次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调侃,过去别人介绍葛优都会说,这是“老葛儿子”,现在别人介绍我都会说,这是“葛优他爸”。

1955年,还在拍摄《平原游击队》的葛存壮与施文心结婚了,并在两年后有了他们的爱情结晶——葛优。葛优小时候性格内向,但在父亲葛存壮的心中他一直是一个顽皮的孩子。

葛存壮虽然在银幕上“穷凶恶极”,但是对待孩子他却是一个语重心长的“话痨子”,葛存壮从来不打骂孩子,当孩子犯了错误的时候,他就会找孩子谈话。葛优说,我最怕父亲找我谈话。

因为葛优的成名,葛存壮被很多人追问“儿子演技怎么样”这个话题,葛存壮从来都是以严谨中肯的态度评价,不清楚的便会回答不清楚,不好的则会直言不讳。如2004年葛老被问葛优在《手机》中的表现时,他说“没有什么特别出色的表演”,并称儿子这部戏中的表现没有《大撒把》和《上一当》中出色。

“他没想到葛优能当演员,他一直认为葛优不是这块料。”宋崇还记得葛优最初打算做演员时葛存壮的反应,“不过耳濡目染的家学渊源肯定是逃不掉的,那批北影大院的孩子都受上一辈影响。”

2009年8月底,葛存壮在北京参加“第7届中国国际影视节目展”时,有记者问他,“葛老,您拍了一辈子电影,最具代表性的作品是什么?”他的回答是“儿子葛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