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文化网,欢迎您访问本站!
您的位置: 浙江文化网 > 时尚

时尚圈的小伙伴为什么白眼都翻得如此熟练时尚EP5

来源:浙江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7-08-16 00:59   

对时尚圈稍微了解一点的小伙伴,一定知道,在这个圈子里,出现频率最高的表情,一定是这个:

没错,就是翻白眼,为什么时尚圈的小伙伴如此热爱喜欢翻白眼呢?因为总的来说,这个行业的工作压力真的太大啦,而且,相较于其他行业较为克己复礼的交往方式,时尚行业里的奇葩真心不要太多。

今天,我们来选择时装周期间的一个能够接触到行业内最多种职位的纵向切面,跟大家聊聊时装周期间,时装秀制作的那些事儿,以及在这个过程中设计师所经历的不为人知的艰辛。

设计师靳又嘉

时装秀制作真的是一个非常奇妙的过程,而且在不同的时装周文化背景下,制作的内容和团队合作的方式也是由很大不同的,今天,我们着重来讲讲我们在之前的文章“当模特还得会跳舞,为什么时装周现在不流行传统T台秀?| 时尚扫盲 EP3”中提到过的独立设计师靳又嘉在巴黎男装周期间的时装表演秀是怎么制作出来的。

靳又嘉这场秀的制作,可以算作是时装周期间非典型性时装秀跨文化合作的完美示例。她所在的PR公司Totem,在巴黎可谓是实力强劲人脉广阔,而她所属的品牌运营咨询公司IDAO,也是巴黎本地一家实力不容小觑的品牌运营公司。

而她这场秀的金主爸爸陌森眼镜,却是一家实打实的国内的公司,并且设计师选择的实力超群的造型师stylist,以及非常有才华的秀场制作人和场景设计师,都是咱们中国人,跨文化的团队合作,设计师本人的深度参与,都为品牌提供了极为丰富的成长的养分。

作为一个工作室在伦敦的华人设计师,这是靳又嘉第一次在巴黎办秀。

而在巴黎办时装秀,跟在伦敦有着本质上的区别,伦敦时装周的主办方服装协会The British Fashion Council (BFC),更像一个超级全能的设计师保姆,只要作品通过审核,设计师提交相关的费用之后,主办方会把所有的事情全部帮设计师安排好,从场地到制作,从灯光到音乐,从媒体到买手,从名人到Blogger,全帮你联系好,设计师只需要做一件事,那就是把你想要的模特挑好,然后缴纳相关的费用,专心打磨自己的作品,就够了。

所以业内人士都说,伦敦是一个非常适合新手设计师发展事业的地方,单从时装周的运营模式就不难看出来伦敦对新设计师的万般呵护了。

但业内人士同样也说,一个时尚品牌是否足够成熟,拿到巴黎去试试看就知道了。

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别,因为在巴黎做秀,对于一个中小型的独立设计师品牌来说,即使有PR公司和Consulting公司的协助,设计师本人的团队,也几乎需要深度参与所有的事情,尤其当你需要做一场不是那么传统的时装秀的时候,不会再有像BFC一样的大保姆来帮你安排一切了。

秀场制作人(show producer)能帮的,就是跟设计师详细沟通之后知道你想要什么效果之后在场景上帮你实现,PR能帮的,就是按照你的需求把媒体和嘉宾帮设计师联系好,再帮他推荐各种模特啊,秀场制作人和团队啊,场地啊,灯光设计师啊等等一系列你需要的资源,但推荐完了之后呢?肯定还得设计师自己联系,因为PR是不负责秀场制作的。

靳又嘉在跟PR的老板Kuki沟通媒体名单,photo: Ginnie

大秀倒计时四天,又嘉需要跟她的PR沟通好所有拟邀请的媒体名单和名人的名单,一大早不到九点就来到了她PR老板Kuki的办公室,一呆就是一整天。

靳又嘉本人工作电脑以及媒体表格,photo: Ginnie

这期间,赞助商从国内带来了在国内印刷并折叠好的邀请函,为了尽可能地节省成本,这些邀请函的打印都是在国内完成的:

检查金主爸爸陌森眼镜从国内印刷并背到巴黎来的邀请函,photo: Ginnie

整整超过800份邀请函,全部靠手工折叠,可以看出合作伙伴陌森眼镜的用心和投入。

检查金主爸爸陌森眼镜从国内印刷并背到巴黎来的邀请函,photo: Ginnie

清点要送给名人的礼品盒,photo: Ginnie

大秀倒计时三天,设计师在伦敦挑选的舞者们来到了巴黎,并和巴黎本地的舞者们进行了交流与排练,这场秀里,又嘉使用了大量的舞者,来试图更加生动地传达她的情感,因此,在大秀之前的反复排练,也是必不可少的:

舞者的排练,photo: Ginnie

这些舞者,有的来自伦敦,有的来自于巴黎,但他们之间的沟通没有任何障碍,因为大家都在用肢体语言来表达自己:

舞者的排练,photo: Ginnie

排练的间隙,设计师本人(左数正面第三个)需要向舞者亲自描述她希望他们达到的效果,因为舞者对情感传达的准确与否,对设计师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设计师在向舞者描述她想要的效果,photo: Ginnie

舞者的排练,photo: Ginnie

直到大秀前一天,秀场制作团队才能进入场地进行整体秀场的搭建,而在这之前,他们需要把所有的材料都准备好,你说为什么前一天才进去做搭建,怎么不早一点?

制作团队正在摆放之前做好的假人模型,photo: Ginnie

原因很简单,多呆一天,就多一天的租金啊,要知道,巴黎这些场地的租金平均是伦敦的一点五到两倍不等,从节省成本的角度来说,当然是能少用一天就少用一天,这种节省成本的方式造成的相对不利的后果就是,时间紧迫,于是制作团队需要抓紧一切时间进行最后的场景搭建。

先来两张官方宣传用的美好的制作图:

set designer amp; show producer Tong Zhao,photo: Ginnie

搭建完成,空无一人的场地,photo: Ginnie

看过上面两张官宣图,是不是觉得这是一件超级美妙的事情?呵呵,别急着向往,来看看真实的场景:

秀场前一天场景的搭建,photo: Ginnie

散落满地的气球,凌乱的杂物,各种云梯和忙得四脚朝天的工作人员:

秀场前一天场景的搭建,photo: Ginnie

秀场前一天场景的搭建,photo: Ginnie

那边做着秀场搭建的同时,这边stylist在为模特们搭配第二天要穿的所有的服装,也是,先来两张美好的:

Stylist在为思考如何为模特们搭配服装,photo: Ginnie

Stylist拼贴的参考图,photo: Ginnie

真实的场景呢?请看下图:

stylist在为模特搭配第二天要穿的服装,photo: Ginnie

散落一地的衣服,配饰,模特自己的服装,朋友们,这才是设计师还有造型师真实的工作状态:

散落一地的服装以及配饰,photo: Ginnie

散落一地的服装以及配饰,photo: Ginnie

这整个的过程,并非一帆风顺,由于是第一次合作,加之准备时间的紧迫,设计师的团队并没有在当地买齐造型师需要的所有的配件和内搭,造型师是个心直口快的人,当场表示了不满的情绪,但尽管如此,他还是非常专业地,运用自己的强大的搭配能力来现场调整了原先的计划。

现场飞奔忙的四脚朝天的敬业的stylist和设计师,photo: Ginnie

场地内所有人鸡飞狗跳,场地外,一个已经完成今天工作和搭配,拍好定妆照的模特在安静的等待他的同伴,而当时,已经是巴黎时间夜里十一点钟了。

完成了工作正在等待同伴的模特,photo: Ginnie

一整天的搭建完成后,空无一人的场地一角,photo: Ginnie

大秀的当天,制作团队也是一大早不到八点就来到了场地内,进行最后的搭建和所有细节的确认:

制作团队对现场所有细节进行确认,photo: Ginnie

造型师也在最后一刻对模特的所有服装进行确认和调整:

stylist对模特的服装进行最后的确认,photo: Ginnie

摄影团队正在调试设备,photo: Ginnie

而当所有一切准备就绪之后,正午十二点,大秀如期开始,顺利进行,之后的一切,就是我们在之前的文章里,为大家呈现过的美好的官方图片了。

不记得了?来上几张照片给你们复习一下当时美妙的现场:

Photo: Herve, After Effects: Ginnie Wang

Photoamp;Aftereffects: Ginnie Wang

Photoamp;Aftereffects: Ginnie Wang

Photoamp;Aftereffects: Ginnie Wang

Photoamp;Aftereffects: Ginnie Wang

做过后期的官方图看着是不是很美妙?但为了100%真实还原制作期间的情景,上面制作相关的图片,我们没有进行任何后期处理。

亲眼见证这一切之后,我们只想说,做独立设计师,真的是非常辛苦的,尤其是这些在海外经营事业的华人独立设计师,他们要想在欧洲的主流时尚圈站稳脚跟,首先就需要厉害的本土PR和Consulting公司来帮助他们进行欧洲市场的品牌运营和销售。

这对于非常有才华的设计师来说,其实并不是那么困难的事情,因为他只需要做到一件事就够了,那就是拿出厉害的作品。因为欧洲的时装产业和时装周发展了即便没有百年光景,也有几十年的历史了,产业链条是非常成熟的,在一个成熟的时装产业链条里,设计师,即便是自我经营的独立设计师,也可以仅仅靠出众的设计才华博得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因为除了设计之外的所有事情,都在非常专业和细致的产业分工之下,变得相对简单。

只要作品好,设计师可以不擅长人际交往,可以不懂商业运营,可以不明白如何销售推广自己的产品,这些都不是问题,因为可以交给专业的公司和专业人士来帮他打理。尤其在巴黎,有很多专门为时尚产业设置的品牌运营咨询公司,公关公司,这些公司旗下的品牌全部都是时尚品牌,毕竟时尚产业对于巴黎来说,是一个庞大的产业链条,有着非常完善的产业细分也并不奇怪。

而当设计师面临跨文化宣传的需求时,比如团队基本来自欧洲,但赞助商是国内品牌,有着强烈的国内宣传需求,在这种情况下,最理想的经营模式,就是在欧洲和中国,同时有PR或者Consulting公司来为设计师进行专业的品牌运营、销售以及宣传工作。

你可能想问了,那不找国内的赞助商不就完了么,呵呵,还真不行,因为欧洲的赞助模式,有点像共享经济的模式,就是以资源换资源,赞助商是以免费提供资源为赞助方式来支持设计师的,这种赞助模式下,设计师的自由度就会受到一定程度的限制,拿场地举例,在这种方式下,设计师就会在选择上失去很多的自由。但国内目前的商业赞助模式,还是以给钱为主,相当于拿钱买服务,这就很大程度保证了设计师制作过程中的自由度。

于是,那些自身经济实力没有那么雄厚,需要依靠赞助来支持时装周期间的所有秀场制作的,且对设计自由度要求颇高的设计师来说,掌控跨文化的合作方式,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这其实,可以代表一部分海外华人独立设计师的困境,或者说他们面临的挑战,更多的不是来源于设计本身,因为我们毫不怀疑这些会成为中国未来时尚设计中流砥柱的设计师们的设计才华;但他们面临的挑战,更多的是来自于中欧时尚文化的差异,中欧时尚市场运作方式的差别。这种情境下,一些独立设计师被逼成了不仅会设计,而且深谙商业,且能玩儿转各国人际的多面小能手,但这真的是一件好事吗?

这中间有多少的无奈,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而且,即使成为了这样的多面手全能设计师,也一定是在内心翻了无数的白眼,吃了无数的闷亏之后,对现实做出妥协和让步,慢慢成长起来的。

让我们为这些设计师鼓鼓掌吧。

插图 | 除标注外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