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文化网,欢迎您访问本站!
您的位置: 浙江文化网 > 历史

耶律阿保机的断腕皇后有多狠!

来源:营口热线    发布时间:2019-01-10 11:50   

她是軍事奇才,助丈夫統壹契丹;

她是知政皇後,阻止丈夫攻打中原;

她是斷腕太後,自斷手腕,震懾朝臣;

她是偏心母親,從大兒子手裏搶奪皇位給小兒子;

她是狠心祖母,率兵與孫兒決戰……

她就是遼太祖耶律阿保機妻——述律平。

1.契丹的起源

我們這壹代人對於契丹的認知和記憶很多不是來自於歷史課本,而是武俠小說和電影、電視劇《天龍八部》。

悲劇的英雄人物喬峰原來是契丹人蕭峰,姐妹花阿朱、阿紫為了喬大哥壹路追隨,雖死不悔。

塞上牛羊空許約,他朝兩忘煙水裏,多麽令人惆悵和酸楚。

契丹族的來源也是伴隨著傳說:

乘白馬的神和駕青牛的天女在土河、遼河交匯地木葉山相遇,他們結為夫妻,生下了八個兒子,形成契丹八部,契丹人將神稱為奇首可汗,天女稱為可敦(即皇後),將青牛白馬視為祭祀的聖物。

2.述律平助耶律阿保机统一契丹

契丹童謠唱:青牛嫗,曾避路。

意思是說連駕青牛的天女都曾經給遼太祖耶律阿保機的妻子述律平讓路,可見這個女人不簡單,遇神神跑路,見鬼鬼遭殃,她真的有這麽厲害嗎?

述律平是蕭氏,平是她的漢名,她的契丹名字是月理朵。

述律平的父親是回鶻人的後代,母親是契丹貴族——耶律阿保機的姑姑,所以述律平與耶律阿保機是姑表兄妹之親,結婚時,耶律阿保機二十歲,述律平十四歲。

這是述律和耶律兩個部落之間門當戶對的聯姻,耶律是當時契丹最強大的部落,耶律阿保機雖然年輕,但是已有戰功加身,而且天賦異稟、智勇雙全,是人們心目中未來的部落酋長。

二十九歲這壹年,耶律阿保機當上了部落酋長,基因中的冒險因子開始更加凸顯,他周圍的其他部落開始遭殃,被耶律部落擄掠了大量的奴隸和牛羊財富。

在這個征討四方的過程中,述律平壹直緊緊追隨著耶律阿保機,為他出謀劃策,夫妻倆夫唱婦隨,壹起成為了契丹人心目中的大英雄,耶律阿保機被契丹八部首領共同推舉為契丹各部聯盟的新任可汗。

三年壹換屆的可汗,耶律阿保機連幹了三屆,契丹在他的帶領下,繼續開疆拓土。

這個過程中,越來越多的漢人加入了耶律阿保機的智囊團隊,耶律阿保機也越來越被漢人謀士們影響,想要把“民主”的可汗選舉制度改為漢族的世襲制度。

述律平舉雙手贊成:改,早就該改了,不用選了,以後可汗就是我們家的,世世代代永遠都是我們家的。

要不怎麽說找人生伴侶壹定要找三觀壹致的,有了彼此的支持,什麽事情做不成啊!

耶律阿保機和述律平夫妻同心,暗暗做著各種準備:

1.西征室韋(古蒙古人)、東征女真、南討奚族,壹邊打仗壹邊把各級官員都換成自己直接任命的人,不再像之前那樣推選官員,戰爭時期,壹切以效率為先。

2.往東,那是大唐,不打,結盟,耶律阿保機與唐河東節度使李克用結盟了。

3.同時,耶律阿保機還把契丹部落聯盟的各位高管們的權力分散了:以前妳們都是軍政民權壹手抓,現在咱們改革,打散了,分成北、南兩院,北院(北大王)管軍政(國舅爺、述律平之兄敵魯任宰相,實際掌權),南院(也稱漢兒院,南大王)管屬民。

咱們喜歡的蕭峰大俠回到契丹,那就是做了南院大王啊。

4.耶律阿保機有自己的親軍“皮室軍”三萬騎,述律平有自己的親軍“屬珊軍”兩萬騎。

耶律阿保機和述律平通過壹系列的手段,將契丹的軍政大權控制在了自己兩口子手裏,同時也開啟了契丹後族世代做宰相的傳統。

他們倆這麽幹,肯定有人不服啊,首先站出來反對並且態度最堅決的是耶律阿保機的親兄弟和堂兄弟們,他們不能眼睜睜看著自己和自己的子孫就這麽失去了可汗的位子,所以他們前後發起了三次叛亂,都被耶律阿保機和述律平的親軍擊潰了,基本都被活捉了。

畢竟有血緣關系在那兒,耶律阿保機想留他們壹命,但是述律平幫他斬草除根了,而且還進行了大清洗,上百名皇親國戚被處死,連耶律阿保機唯壹的同胞親妹妹余盧者見姑公主夫婦也未能幸免。

述律平這個女人不是壹般地狠啊!

擺平了自己的部落,另外那七個部落也逃不掉,契丹七部貴族們也不想坐以待斃,壹直在伺機尋求推翻耶律阿保機的機會,並且還真把征討黃頭室韋部返程的耶律阿保機逮住了。

耶律阿保機趕緊主動辭去可汗之職:妳們是要這個是嗎?給妳們,我走,走得遠遠的,再也不跟妳們爭了。

耶律阿保機帶著自己的部落遷徒至灤河壹帶,采用漢人謀士的建議,建起城市,大力發展農業鹽鐵,很快又重新成為契丹八部之首,控制了其他七部的鹽鐵供應。

時機成熟,述律平導演了壹場契丹版鴻門宴:邀請契丹七部酋長壹起來家裏做客吃飯,七部酋長挺高興,齊刷刷都來了。

歌在唱,舞在跳,酒酣耳熱之際,七部酋長被殺光了,耶律阿保機統壹了契丹八部。

隨後,耶律阿保機在龍化州登基稱帝,正式建立了契丹第壹個皇權世襲的奴隸制國家——契丹國,同時創建契丹文字。

耶律阿保機自稱“大聖大明天皇帝”,述律平被冊為“應天大明地皇後”,他們的長子耶律倍(圖欲)被冊為皇太子。

3.不听老婆劝的阿保机被汉人揍了

軍功章有我的壹半,也有妳的壹半,耶律阿保機能夠統壹契丹,稱帝建國,述律平功不可沒,發揮了很重要的作用,甚至在有些時候,她比耶律阿保機更適合當壹代帝王。

耶律阿保機迫不及待想出兵幽州,述律平趕緊拉住了他:不要輕易跟漢人打仗,我們目前實力不夠,太危險了,還是先蕩平周邊的小部族,積累更強大的實力再說。

耶律阿保機壹聽,有道理,聽老婆的話準沒錯,雖然很垂涎漢地的肥肉,也只能先放下心思忙別的。

述律平的謀略、軍事才能、決斷能力和遠見卓識,都不在耶律阿保機之下,所以,耶律阿保機放心地率軍征討黨項去了,述律平留守理政。

耶律阿保機的宿怨室韋壹看,契丹後方空虛,趕緊趁火打劫,大舉進兵,他們太低估述律平了,被述律平壹頓痛擊,大敗而逃。

想漢地想了五六年,耶律阿保機心裏跟貓爪子撓心壹樣,所以當義武節度使王處直之子王郁來到契丹,忽悠耶律阿保機去攻打河北,耶律阿保機這壹次沒有聽述律平的話,發兵了。

契丹兵團好巧不巧,大風雪極端天氣裏,遇到了晉王李存勖(後來稱帝建立後唐)的重創,死傷無數,大敗逃歸。

吃壹塹長壹智,契丹雖然打得周邊的黨項、吐谷渾、阻蔔、突厥等紛紛前來進貢,卻再也不敢輕易招惹漢人。

4.皇位夠好,但也是禍根

在壹系列的西征戰役中,都是耶律阿保機帶著次子耶律德光(兵馬大元帥)外出打仗,述律平和長子、皇太子耶律倍留守皇都,看上去挺平衡,但實際上兄弟相殘爭位的禍根已經埋下了伏筆。

因為述律平再怎麽厲害,終究還是壹個女人,壹個母親,所以她有著很多母親都有的通病,就是偏心眼。

在自己親生的三個兒子長子耶律倍、次子耶律德光、幼子耶律李胡中,述律平最寵愛的是小兒子耶律李胡。

長子耶律倍有才,對漢家儒學和各種制度很是推崇,精通漢學,陰陽、音律、醫藥、針灸、文章、書畫無所不通,但是他好殺,脾氣壹上來就殺人。

述律平不喜歡這個兒子,理由是他不像契丹人不夠殺氣,像漢人唯唯諾諾又膽小。兒子都這麽喜歡殺人了,還嫌不夠殺氣,只能說述律平自己太夠殺氣了。

次子耶律德光文的不行,武的來得, 夠殺氣,述律平喜歡,而且耶律德光娶的是同胞妹妹質古與舅舅蕭室魯的女兒蕭溫——述律平的外孫女兼內侄女。

瞧這關系亂的:因為耶律氏和蕭氏世代聯姻,述律平的唯壹的親生女兒質古公主嫁給了自己的親舅舅、述律平的親弟弟蕭室魯。

可以說,耶律德光身上最讓述律平滿意的地方就是他的婚姻:親外孫女兼內侄女成了自己的親兒媳婦,多麽穩固的聯姻。

但是,前面說了,述律平偏偏就是最喜歡小兒子耶律李胡。

耶律李胡壹沒大哥的文采,二沒二哥的武功,但是他狠辣有殺氣,經常把人黥面刺字、活活剝皮抽筋或者活活拋入水火之中淹死燒死,基本上,就是個變態。

耶律阿保機就最看不上這個兒子,覺得他是三個兒子中最差勁的,大兒巧,二兒誠,小兒子則連談都不必談了。

可是,述律平就是看小兒子耶律李胡越看越喜歡,就是覺得他哪哪都好,反過來,再看大兒子耶律倍,就更加覺得看不上眼,堂堂皇太子活得很是憋屈,還不如弟弟耶律德光呢,可以在外面打仗掌握軍事實權。

5.更改皇儲

述律平是和強勢的妻子、強勢的母親,她偏心耶律李胡,就必然會為他有所行動,所以她出手了。

耶律阿保機打下渤海國後,渤海國改稱為“東丹國”,將皇太子耶律倍冊封為東丹國主“人皇王”,同時在東丹國施行漢法,建立百官制度,耶律倍哭都哭不出來了,他太清楚自己有壹個什麽樣的母親,只好做了這莫名其妙的“人皇王”。

就這麽著,述律平把大兒子耶律倍留在了遙遠的東丹,搬開了第壹塊絆腳石。

可是,還沒等述律平走下壹步棋,耶律阿保機就死在了返回皇都的路上,契丹皇太子的名份還是屬於東丹“人皇王”耶律倍的,他才有帝位繼承權。

述律平心裏那個氣啊,雖然耶律倍已經二十八歲,她臨時想出壹招:主少國疑,自己作為太後臨朝稱制代行皇權。

就算不能讓自己心愛的小兒子耶律李胡得到帝位,也不能讓這個討人嫌的大兒子耶律倍繼位,所以必須更改皇儲,述律平開始瘋狂了。

她召集掌握重權的舊臣,問他們:妳們想念先帝嗎?

舊臣們自然回答:想念,很是想念。

述律平說:既然妳們都這麽想念先帝,那就都去陪先帝吧,妳們的家眷都和我壹樣做寡婦就好了。

就這麽著,述律平把這群文武重臣全都殺了給耶律阿保機殉葬,果然很有殺氣。

這還沒完,述律平開了這個頭,自此之後,只要壹看到有讓自己疑心的、看不順眼的官員貴戚,她就送他們去見先帝,還說:妳們是去替我傳話給先帝。

能殺的就殺,殺不了的就撤職的撤職、處斬的處斬,壹時間契丹人心惶惶,很多之前來歸順的漢人紛紛逃離契丹,投奔後唐去了。

其中有壹位趙思溫,是在幽州戰役中向耶律德光投誠的漢人,也被述律平要求去“侍奉先帝”。

趙思溫畢竟是漢人,不像契丹人那樣死腦筋直線思維,讓他們去見先帝就乖乖去了,趙思溫當著滿朝文武反駁述律平說:先帝生前最親近的人是太後,現在最想念的人也是太後,太後去侍奉先帝,比我們這些臣子們強壹萬倍,太後為什麽不自己去侍奉先帝呢?

述律平立即回答:孩子還小不懂事,國家還需要人料理,我暫時還不能去侍奉先帝,不過……說著,她瞬間拿出壹把金刀,眼皮都沒眨壹下就把自己的右手齊腕砍下,讓人拿去送到耶律阿保機棺內代自己“從殉”。

在場所有人都驚呆了,這女人,對自己都這麽狠啊,大家都嚇破了膽,不敢再有絲毫違抗,妳說什麽就是什麽吧,我們都沒意見了。

震懾效果達到了,述律平不再以殉葬名義隨意殺人了,趙思溫也逃過了壹劫。

耶律倍也徹底死心了,主動提出將契丹皇位讓給弟弟耶律德光,述律平終於達到目的了,為了顯示自己的“公平和民主”,她又做起了導演:

安排耶律倍和耶律德光騎馬並立,然後對大家說:妳們可以開始投票了,中意誰做新帝,就去牽誰的馬韁。

結果可想而知,大家都去牽耶律德光的馬韁,為順應民意,耶律德光即位,是為遼太宗,述律平被尊為“應天皇太後”,她的外孫女蕭溫則被舅舅丈夫冊立為皇後。

6.与孙儿决战

契丹開始形成了漢化鮮明的官制:“以國制治契丹,以漢制待漢人”。

“燕雲十六州”不僅在史書上有名,也經常出現在各個歷史小說和電影電視劇中,可見其在軍事上的戰略地位,所以當沙陀族後人石敬塘舉兵叛變後唐並向契丹求援,表示願以“燕雲十六州”為報酬時,述律平和耶律德光興奮得跟天下掉餡餅似的,立馬答應了。

耶律德光親自率兵前往助戰,打了打勝仗後,耶律德光冊立石敬唐為“大晉皇帝”,冊立儀式上,四十五歲的兒皇帝石敬塘穿著契丹服裝,拜見了三十四歲的“父皇”耶律德光。

就這樣,契丹輕而易舉就得到了燕雲十六州,改國號為“大遼”。

這樣的餡餅撐大了耶律德光的胃口——漢人那麽富庶,地大物博,我要去做中原大地上的皇帝。

述律平像當年勸阻耶律阿保機壹樣勸阻耶律德光,可惜耶律德光聽不進去。

石敬塘死後,他的妻子後唐魏國公主李氏所生的兒子石重睿尚未成年,李氏被迫答應了讓石敬塘的侄兒石重貴繼承帝位。

比石敬塘有骨氣的石重貴繼位後向耶律德光上表稱孫,卻不肯稱臣,耶律德光大怒之下,借題發揮,興兵向後晉“問罪”。

原本以為國力孱弱的後晉很好吃下,沒想到後晉官兵殊死抵抗,打了三年還在打,遼國境內卻發生了大災荒。

述律平力勸耶律德光罷兵議和:漢地不是那麽好占的,就算占了,統治起來也難,弄不好把我們大遼都給搭進去了,聽老媽我的話,咱回去吧。

耶律德光只好灰溜溜地撤兵了。

但是他心裏的小火苗並沒有熄滅,壹年後,耶律德光再次興兵攻打後晉,因為後晉有敗類裏應外合,耶律德光打下了大梁,他得意洋洋地穿著中原漢族皇帝的冠冕,使用中原皇帝的儀仗進入了後晉都城大梁,正式坐上了他期盼已久的龍椅。

漢人、契丹人以及遼國制下的各族人都穿自己的本民族服裝,耶律德光本人是穿漢服的,他很重視並保護農業生產,嚴令遊牧成習的契丹族人破壞漢人的田園,此外他吸納儒家的壹些簡明禮儀,廢除契丹壹些落後的風俗、倡導遼國國內所有民族間均可自由通婚。

遼國進入了它的全盛時期。

但是,盛景中往往也有危機:漢人本來就對改朝換代有本能的情感上的抗拒,加上遼國貴族官吏兵將進入大梁城後,沿用舊習,大規模地洗劫百姓,漢人百姓被憤怒,很快就多處爆發了起義。

耶律德光的龍椅坐不穩了,以“歸國省母”為由,倉皇北返,途中遼軍殘虐的壹貫而為的殺戮,也遇到了漢人越發頑強激烈的反抗,耶律德光不得不相信了述律平當初的話:中原人難制如此!

雖然這個時候耶律德光通過反省認識到,對於漢人,從前的那些殺戳和搶掠等等暴力手段都是沒有用的,唯有撫綏才有用,可是他病逝了,在欒城。

遼國再壹次陷入了皇位之爭的混亂中,包括燕雲十六州在內的中原土地,都逐漸喪失了。

述律平平靜地接受了耶律德光的死訊。

遼國的大臣們想起了耶律阿保機死後,述律平送了那麽多人去殉葬,他們害怕述律平再次瘋狂殺人,更擔心述律平把她變態的小兒子、殺人狂耶律李胡扶上帝位,恐懼讓人失措,恐懼也給人動力,不想坐以待斃的臣子們決定另奉新主,求個生路。

他們選中了耶律倍的兒子永康王耶律阮。

耶律倍後來投奔了後唐,被後唐末帝李從珂殺死了,他的契丹妻子和兒子耶律阮沒有走,耶律阮將父親耶律倍的死算在了祖母述律平頭上,大家也都同情耶律倍,所以,耶律阮是很合適的人選。

耶律阮即了遼國皇帝之位,冊立從後晉宮中得到的漢族宮女甄氏為皇後。

這位甄皇後打破了遼國皇後皆出自蕭氏的傳統,是遼國唯壹不姓蕭的皇後,也是遼國歷史上唯壹的漢族皇後,她比耶律阮大整整十歲,生子只沒,封寧王。

述律平得知耶律阮即皇帝位的消息,自然是大為震怒,立即派“天下兵馬大元帥”耶律李胡率兵“討逆”,可是,耶律李胡哪會打仗啊,很快就大敗而歸。

不甘心、不服老的述律平親自率兵來打孫子。

出來混,總是要還的,述律平殺了那麽多官員,他們的後代心裏都記著她的仇呢,所以這壹次,幾乎所有人都站在了耶律阮壹邊,只有她的屬珊軍肯聽從她的調遣。

述律平決計同歸於盡,她將跟隨耶律阮的貴族及將士家眷全部抓了起來,眼看情勢危急,北院大王耶律屋質挺身而出,兩邊勸和。

耶律屋質對述律平說:耶律阮是您和太祖的親孫子,您這又何必呢?

耶律屋質對耶律阮說:就算打贏了,滅了自己的祖母,說出去終究不好聽,而且那麽多家眷也送了命啊。

為人質安全考慮,耶律阮同意和解。

但是,祖孫倆壹見面就掐上了,互相大罵,都不願意低頭。

耶律屋質壹邊直接說出了述律平的錯:當初妳為了自己的私心和偏心眼,篡改先帝遺命,如今就不要死鴨子嘴硬不認錯了。

壹邊指正耶律阮:當初妳父親人皇王自己投奔他國,有錯在先,妳就不要再壹錯再錯了。

要不妳們開打,我不管了。

說完耶律屋質真走了。

述律平和耶律阮總算不打了,但是述律平還是不甘心耶律阮繼承皇位,還想著立耶律李胡。

耶律屋質真是不怕得罪人,直接跟這母子倆挑明了說:傳嫡不傳弟,當初耶律德光繼位,做皇帝做得再辛苦再好,大家還不是議論紛紛,更何況妳這個殘暴的不得人心的家夥,妳要是強行繼位,估計老百姓就不是議論,而是造反了。

7.壹代女傑去世

述律平只好認命,三十壹歲的耶律阮終於成為明正言順的遼國皇帝,是為遼世宗,他追封壹生不得意的父親耶律倍(圖欲)為“讓國皇帝”。

述律平氣難平,策動政變,可是還沒開始動手呢,就被人告發了,耶律阮將祖母述律平和叔父李胡幽禁在了祖州圈土(即耶律阿保機的祖陵所在地)。

述律平真是夠厲害,丈夫死了她還在,兒子死了她還在,孫子死了,她還在。

遼世宗耶律阮死於近侍的謀逆叛亂,繼承帝位的是遼太宗耶律德光之子耶律璟,耶律璟把祖母述律平和叔父耶律李胡放出來了,述律平沒有返回京城,繼續住在祖州。

七十五歲那年,述律平逝世,與耶律阿保機合葬祖陵。

後來,耶律李胡的長子宋王喜隱謀反事敗,五十歲的耶律李胡被牽連入獄,不久死在獄中,再後來遼聖宗耶律隆緒追尊耶律李胡為“欽順皇帝”,算是替已經去世幾十年的述律平了了心願:她最心愛的小兒子終於當上了皇帝。

作為妻子,述律平是成功的,丈夫愛她、敬她、信她,與她同心;

但是作為母親,述律平是失敗的,她太過於偏心,太過於固執,最終導致了混亂與悲劇。

可是,人都是有缺點的,那些改不掉的缺點,最後就成了壹個人的特點,所以才有了這個歷史上獨壹無二的斷腕太後。

從述律平身上,我們現代女性也可以得到啟發:

1.壹個女人壹定要和丈夫壹起保持成長和進步,婚姻才能夠穩固,夫妻之間才能壹直有共同語言,壹直同心同德,共同進退;

2.作為女性,可以試著把自己的能量從婚姻和家庭中轉移壹部分出來,用在自己身上,成就自我;

3.女性所獲得的尊重,從來都不是靠不斷地無底線的妥協而來的,而恰恰是靠不斷地不妥協而來的;

4.委屈和犧牲在所難免,但是壹個女人如果壹味地委屈和犧牲,最後損耗的不僅僅是自己,也是對方和家庭。

最後,女人不能惹,尤其是像述律平這樣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