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文化网,欢迎您访问本站!
您的位置: 浙江文化网 > 历史

满洲老戴家的故事

来源:营口热线    发布时间:2018-10-12 15:53   

满洲老戴家的故事

一场秋雨一场寒,辽东已经下了苦霜,戚戚萎萎,枯黄已经代替了绿色,生命的蓬勃已然败走。10月10日,与满洲人而言,讲讲故事也多被忧伤所扰。不愿意听苦情故事的好女孩就莫要听下去了,而血性的满洲儿男,那是一定一定要好好听听满洲人这两个六十甲子一百二十多年间的恍惚故事。

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姓戴,满洲正黄旗旗下的当兵人,祖上来自陈满洲长白山三道沟,跟着罕王一路打到辽东,有顺龙入关。编正黄旗下,祖辈二百年世代为武官和侍卫,多数后辈都在大内做侍卫。戴家辈辈人高马大,鼻直口方,长鼻梁,薄嘴唇,大嘴巴,大长脸,略微卷发,少胡须,力大过人。康熙爷后期,有一支伺候康熙爷三十八年得力侍卫年老,康熙爷就恩准带家口中的眷属回盛京颐养天年。而家里的当兵人和男孩继续留京旗继续为侍卫。

回拨的老戴家后来从盛京拔到凤凰城看边,也就定居在北红旗下戴佳堡子。此事后话,从此老戴家就是京旗正黄旗侍卫一支和北红旗下看边一支。先说京旗老戴家,世代在京做侍卫,期间屡有皇恩浩荡,外发做武官,家族也就散布与大江南北了。咸丰爷初年,也是一个辛亥年(1853年,咸丰三年),从南京传来了一阵一阵不好的消息,驻旗兵眷多有涂炭,后来跑回北京的戴家亲属惊恐不已。人丁爷们锐减。后来虽有补蔚,这个辛亥的冲击和惊恐,对戴佳而言痛心疾首。

时光过的飞快,转眼之间又到了一个辛亥,留住京旗的老戴家虽然在六十年前那场南京杀戮中人丁爷们遭难不少,不过经过两代三代人的生活平淡,慢慢也有所恢复。年后转暖之后,陆陆续续就有南边不稳当的坏消息从两广和两湖传来,京旗人心里六十年前惨遭杀害的阴影始终不去,坏消息一来,老戴家就如坐针扎。当兵人和在大内里供职的也经常往家里捎信,家里人也抓紧和辽东老营的远房亲戚联系。夏天最热的时候,局势还没有不好了,不过却有在旗的驻城旗人兵眷遭难的消息,一经传出就不可收拾。老戴家上上下下也都紧张兮兮,无奈当兵人和在大内供职听差的无法走动。只能惶惶不可终日地等着好消息,希望前一个六十年前辛亥后的平定乱党还会重演,盼望着大清还会万年长青。

到了冬月,就不再是谣传了,却有南边城旗的亲戚落难过来,南边杀旗人的事儿成了真。老戴家家口不大,想想回辽东老营也不是很难。可惜就是大冬天,关外大雪,又到处动乱,家口无法走动。族内大爷也无奈,因为兵丁都有甲在身,绝对不可能一走了之。家眷自己回拔又是大雪路远,愁死人。临了,杀人的事儿就连京旗和辕外大营都无奈了,全都乱了。年根底下,老戴家当兵的福仁夜里回家,老小照顾不得,就背着妹子往天津去。天津呆了三个月,开春了,又开始往辽东走,因为离家匆忙,钱也带不多,天津亲戚接济几个也不多。福仁背着妹妹到辽东的时候,已经一贫如洗了。还在老营子老堡子里的老戴家家境还殷实,这二百年来也是经常得到京旗老戴家亲戚关照,现在面对逃难而来的兄妹二人,那还是热乎乎的。很快在堡子里给弄了一间房子,又在沟里给分了三十亩地。扎下根是不愁了。到秋头的时候,京旗陆续下来的人就多了。左等右等都没有自己家的人,冬天都过了,远走天津避难的京旗人回辽东的更多,偶尔就有口信和消息,说老戴家大爷严令当兵的和在大内听差的兵丁、侍卫不许走。后来大爷自己也在辕外被害,当兵人随军在天津也多半遇难。此后就再也没有京旗老戴家人的消息了。全家也有三五百口,当兵人也不下一百二十人。这个辛亥对于老戴家当兵人之惨烈,与六十年前南京杀戮近乎相当。

老戴家家境在此后的辽东慢慢稳定下来。后有远房亲戚回来或者更往边外走也都不足为奇。老戴家也和老关家、老周家联姻,后代人丁兴旺,各个也都是人高马大,身体好,勤劳,英勇。

日月穿梭,转眼又过了六七十年,到了1982年,新宪法规定了民族平等,满洲人作为满族,也陆陆续续抬起头来。1985年,凤凰城成立了凤城满族自治县,满洲人在辽东老营子老堡子里的心情舒畅,经济也越来越好。老戴家的后辈里面,读书的孩子多了,当兵的也多了,还有读了农校林校水利学校的,毕业后回到乡里当了干部。

寒来暑往,两个半甲子,两个半辛亥,满洲老戴家从南京到北京,从天津到凤凰城北红旗,三辈爷爷数百家身,从南到北,历经千辛万苦和血雨腥风。而今(2018年10月10日)历历在目,故事里的事儿,只剩下妹妹一句冻脚,满洲人的坎坷和殁伤只可以融化在故事里,给后人听,给后人看。长白山上的圣水,渊源流长,堡子门口的柳树,年年翠绿。十月的辽东,苦霜已然如同画师的妙手一般,用血色染红了辽东老营子老堡子里的山林。火红火红的老家,火红火红的满洲儿男,满洲我可爱的同胞,满洲我可爱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