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文化网,欢迎您访问本站!
您的位置: 浙江文化网 > 考古

广汉狮象村考古:三星堆遗址范围扩大(图)

来源:浙江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7-08-15 00:49   

广汉狮象村考古:三星堆遗址范围扩大(图)
广汉狮象村考古:三星堆遗址范围扩大(图)

“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从李白的《蜀道难》中不难看出,古蜀文明的神秘兴起而又神秘消失,一直是考古学的未解之谜。三星堆文化范围南至云南昭通、东至湖北宜昌,可以跟商、周并驾齐驱,但最新的发现却显示,三星堆文明的影响力却不止如此……华西都市报:昨日,广汉市狮象村遗址挖掘成果公布,三星堆遗址的周边范围又进一步扩大。从发掘的器物来看,都是普通老百姓的生活用具,和三星堆文化遗存相似。相关专家表示,该发现对于研究三星堆文化衰落后的走向和扩散具有较重要的价值。

昨日,广汉市狮象村遗址挖掘成果公布,三星堆遗址的周边范围又进一步扩大。这个遗址距离三星堆遗址15公里处,从出土文物来看,和三星堆遗址第三期和第四期文化最为接近。

“从发掘的器物来看,都是普通老百姓的生活用具,诸如有盉、小平底罐、瓶形杯、高炳豆、豆形器、纺轮、高领罐等,和三星堆文化遗存相似。”参与狮象村遗址考古发掘的省考古队万靖告诉记者,虽然出土遗存和器物少,但能初步证明三星文化时期老百姓的生活范围更广阔,“对于研究三星堆文化衰落后的走向和扩散具有较重要的价值。”

挖掘成果

多为古时普通百姓墓葬

狮象村位于广汉市新丰镇狮象村14组,北距广汉市城区约6公里,西北距三星堆遗址约15公里。2013年5月,因铁路工程建设需占用到狮象村的农田,在工程动土之前,四川文物考古研究院联合当地文管所对工程点进行了考古勘测。经过3个多月的发掘,狮象村遗址的挖掘工作已于近日全部结束。昨天,省文物局公布了此次遗址发掘的成果。

据了解,发掘现场布防面积达到1000平方米。从层位和包含物来看,遗迹大致可分为明代、商周时期等几个时期。此次发掘,共发现灰坑、灰沟、墓葬、房址等各类遗迹30余座。

其中,最多的是灰坑和墓葬。“灰坑就是古代的人把不用的东西都丢到土坑里,多是废弃品,这也是发掘物碎片化严重的原因。”万靖说,从出土物来看,遗迹破坏很严重。而发掘的墓葬都是普通百姓墓,普遍存在被破坏、盗窃的现象。

研究价值 三星堆遗址范围比已知更广

“没想到,真的挖到了东西。”当发掘进行到今年4月底时,四川省文物局考古队万靖在一个墓葬坑里发现商周的陶片,“该遗址的发掘物都是比较碎片化的东西。”经后期修复发现,大多数出土物是陶罐。

此次发掘的亮点,“有商周的有盉、小平底罐、瓶形杯、高炳豆、豆形器、器盖、纺轮、高领罐等。”据万靖介绍,这些都是属于三星堆文化遗存。

由于狮象村遗址位于距三星堆遗址约15公里处,而距今年6月份完成发掘工作的什邡星星村遗址也只有20分钟车程,这进一步证明,在三星堆文化时期周边聚集了很多平民群落。“狮象村遗址距离比星星村遗址还要远一点。”万靖说,三星堆遗址范围为12平方公里,但从最近的发掘来看,三星堆遗址的实际范围比已知的范围还要再广一些。

专家说法 助研究三星堆文化走向

从出土的物品来看,能够反映出狮象村遗址主要文化面貌与以三星堆文化为代表的蜀文化较为一致,为进一步探索和研究蜀文化提供了新的线索与资料。

“包含物以夹砂陶器为主,陶色包括褐、灰、黑、橙黄等,以褐色最多,泥质陶较少。多素面,纹饰主要有绳纹、弦纹或菱形纹等,部分豆柄外壁饰有凸弦纹、附加堆纹或穿孔。”万靖介绍说,虽然出土的器物多被破坏,但出土物品的细节,包括纹饰、颜色等都有可研究的空间,“对于研究三星堆文化衰落后的走向和扩散具有较重要的价值。”

记者许冬琳(省文物局供图)相关背景突然消失的文明

有关专家认为,现有发现已充分说明,以三星堆遗址为代表的古蜀文明,是在中原同期强大的夏商文明强烈催化影响之下迅速发展起来、相对独立的一方文明。这个文明的发达程度,放眼长江流域及其以南的广袤区域,都没有与其匹敌者。

专家认为,与其他区域文明相比,三星堆文化显然与商文化截然不同。“可奇怪的是,三星堆一切却都戛然而止,宏伟的古城消失了,盛大的祭仪不见了,青铜人不见了,金玉不见了……留下的是一片荒凉。”三星堆文化层上有20至50厘米的洪水淤积泥沙,以上地层中只有两汉以后至近现代的零星遗物,表明从此辉煌一时的三星堆古城文明在当地衰落无存了。事实上,目前人们对三星堆的认识还远远不够,需要将更多考古发掘的资料整理出来,以进一步研究和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