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文化网,欢迎您访问本站!
您的位置: 浙江文化网 > 报刊

人民日报刊文:李小龙留给世人执着进取正义

来源:浙江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7-08-15 13:54   

人民日报刊文:李小龙留给世人执着进取正义

说来惭愧,在美国西岸居住了3年,直到最近采访鲁迪摩根集团总裁、电影《投名状》制片人安德鲁·摩根,才偶然得知李小龙生于旧金山、葬于西雅图,开馆授课于洛杉矶,与美国有着深厚的渊源。上世纪70年代初,加盟香港嘉禾影业的摩根,曾经与李小龙共事一年多,参与过电影《猛龙过江》的制作,而且是《龙争虎斗》、《死亡游戏》的制片人。

“1973年7月20日,李小龙在拍摄《死亡游戏》期间突然离世,我亲自护送他的妻子与两个孩子回到美国,并帮助筹备了在西雅图的葬礼。”说话时,高大的摩根脊背弯曲,身体深陷在松软的沙发之中,仿佛负载着一份沉重的回忆。“如果有机会,你最好自己去趟西雅图。”

父子薄命让人唏嘘

遵循摩根的建议,我带着无尽的疑问,飞向了美国本土西北角的这座雨城,试图打开一段尘封的历史。

雨城并非总是阴雨连绵,抵达当日碧空万里、暖阳高照。下飞机后租上车,迫不及待地奔向湖景公墓,探寻一个永远32岁的人生。一如湖景这个美丽的名字,葱绿的山坡、湛蓝的天空,再加上远处华盛顿湖的一池澄碧,满目所见,竟是一个清幽、静谧的所在。说实在话,踏进墓园的那一刻,怀着崇敬之心的我,并未激起多少忧伤。

然而,与李小龙墓一起扑入眼帘的,还有同样在拍摄电影时意外早逝的李小龙之子李国豪的墓(见图。陈一鸣摄),父子两人加起来只有60年的生命,并排安卧在蓝天碧水之间,此情此景不禁让人唏嘘。真可谓:世事无常,天妒英才啊!

绛色的墓碑上,一幅黑白侧面肖像展现着一代功夫之王的英姿。照片下,镌刻着李小龙的英文姓名“布鲁斯·李”、中文原名“李振藩”和一行英语——“截拳道创立者”。墓碑基座上,一捧捧鲜艳的花束散发着馨香,祭奠者似乎还没有走远。

1939年,李小龙的父亲、粤剧四大名丑之一李海泉与家人从香港来到旧金山唐人街演出。翌年11月27日,李小龙诞生在当地东华医院,取名“震藩”,含有“震惊藩邦”之意,为了避讳祖父李震彪的名字,便把“震”改为“振”。振藩生于辰时,而1940年恰逢农历龙年,后来便以“李小龙”为艺名。

童年时的李小龙与父母一起返回香港,由于身体孱弱,7岁起便承父命修习太极拳。1955年,15岁的李小龙成为武林宗师叶问之徒,学习咏春拳。生于梨园世家的李小龙,从襁褓之日起便与表演结下不解之缘,3个月大时就在旧金山粤语片《金门女》中出镜,11岁时首次以男主角身份走入了港片《细路祥》。少年李小龙并非是个乖乖仔,中学时曾因打架、逃课而被轰出校门。1959年5月,家人决定将19岁的李小龙送回出生地美国,期待他在宁静中改过自新。

两年后,李小龙考入西雅图的华盛顿大学。许多资料记载,李小龙在华盛顿大学主修哲学。但哲学系主任米切尔·罗森塔尔十分肯定地对我说:“李小龙并非像传言所说主修过哲学。李小龙只在哲学系选修过两门课程——哲学入门和东方哲学,但遗憾的是,我们没有找到任何有关他的成绩记录,也没有论文或试卷留存下来。”罗森塔尔表示,李小龙在华盛顿大学的专业是戏剧,但并未获得毕业证书。“他在这里读书已是50多年前的事了,我没有机会与他相见,但作为哲学系主任,我为华盛顿大学能够在李小龙的成长过程中扮演某种角色感到骄傲。同时,作为哲学家,我也很高兴得知李小龙这样的学生学过哲学课。”

开馆授课弘扬功夫

来到美国之后,李小龙接触到许多身板比自己强壮的西方人,于是根据自身特点,独创出以运用腿功和闪躲灵活取胜的截拳道。“以无法为有法,以无限为有限”,李小龙墓上的一句中文充满了哲学味道。虽然没有毕业,但在华盛顿大学的校友中,李小龙无疑是最著名的一位。《好莱坞报道》杂志称,李小龙是“大众文化的全球偶像,与玛丽莲·梦露、詹姆斯·迪恩和查理·卓别林等电影明星一样无所不在”。

毕业于华盛顿大学的贾米尔·苏尔曼,一名嘻哈音乐歌手,李小龙的铁杆影迷。2007年,苏尔曼在华盛顿大学比较历史系开设了“李小龙贡献”的课程,20多名学生在课堂讨论中还激发了一个创意:在校园里为李小龙建立一处纪念设施。苏尔曼和学生的建议得到华盛顿大学校方的支持,校方特意提供了3处备选地址。

苏尔曼的父母均是来自非洲的印度后裔,这使他从小便对李小龙电影中散发的东方魅力和正义精神深深吸引。“上世纪60年代,美国的种族主义依然盛行,亚裔还没有完全摆脱病夫形象,软弱、矮小、怕事仍是许多人对亚裔的看法,而李小龙展现出充满活力的东方形象,他执着于通过努力实现自我价值,突破个人原有能力的界限,冲垮文化、肤色、体能的障碍,让自己更加完美,也让这个世界更加美好。”苏尔曼的一席话,瞬间加深了我对李小龙的理解。

在华盛顿大学读书期间,李小龙开始义务向学校师生和社区居民教授中国功夫,并且有教无类、来者不拒。“他从不关心人的肤色、外表,而是注重每个人的内心世界,赢得了西雅图各族裔的真心敬重。”为了弘扬中华武学,李小龙的功夫课开到西雅图的中学。在加尔菲尔德高中,潇洒、阳刚的李小龙一下子吸引了17岁少女琳达的目光,琳达也一步步成为他的学生、伴侣。

1962年,李小龙的“振藩国术馆”在西雅图大学附近正式开张。如今,当年的武馆已变成了“玫瑰谷”小商店。不过,店主玛丽倒是十分精明,特意在橱窗上张贴了李小龙的照片,并在店铺的一角摆放着介绍李小龙的书籍。如此安排,既能表达对李小龙的纪念,也能吸引游客来小店逛逛。一名在店前留影的游客就说:“李小龙让我懂得,武者出手不是因为功夫高强,而是到了不得不出手的时候。”

1964年起,李小龙来到洛杉矶发展,开武馆、拍电影。70年代初,李小龙回到香港,拍摄了让他蜚声国际影坛的4部半电影(最后一部电影《死亡游戏》尚未拍完,李小龙便溘然长逝)。

一代巨星英名长存

“李小龙是一个非常富有才华和天赋的武术家和电影演员。他始终拥有一个梦想,那就是成为第一个国际知名的华人电影巨星,为后来者树立榜样,他也始终自信能够实现这一梦想。”回到洛杉矶后,刚好收到安德鲁·摩根发来的电子邮件。

“李小龙带给观众、留给世人的是什么呢?我想他的电影便是最好的诠释。你不必是一个华人,也用不着了解中国功夫,便可以在轻松的电影情节中感受东方文化的魅力——执着、进取、正义、坚韧……年轻观众只要跟随他在银幕上塑造出的简单情节,便足以受到道德感染,成为一个走正路的良善之人。”摩根说。

在西雅图,李小龙接触到异域文化,邂逅了人生爱侣,实现了人生之路的重大跨越。然而,有教无类、强而不霸、四海之内皆兄弟……这些优秀的中华文化始终流淌在他的血液之中,并弥散着醉人的馨香,终于使李小龙成为好莱坞最为耀眼的功夫巨星。

陈一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