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文化网,欢迎您访问本站!
您的位置: 浙江文化网 > 报刊

《最强大脑》幕后大起底翻旧报纸寻人道具超百万

来源:浙江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7-08-15 08:05   

《最强大脑》幕后大起底翻旧报纸寻人道具超百万

江苏卫视科技真人秀《最强大脑》,作为目前荧屏上的一大热点,不断在刷新着观众对于人脑技能的认知极限。制片人王刚说,这些选手是历经艰辛找来的,为了成就他们最完美的技能表现,节目组花费重金来制作特色道具。

寻选手

曾遇到能读“时间”的孩子

为了收罗各种“奇人异士”的信息,节目组翻阅了各大城市过去十几年的的老报纸,有了目标以后再去寻找,但依然经常扑空。比如有编导翻到十年前广西某地的一个报道,当地有个“猫眼男孩”,祖上没有外国人,他的眼睛却是蓝色的,拥有夜视能力,不需要任何照明,可以在黑夜里自由穿梭。节目组看到报道后非常感兴趣,想要找到这个男孩。仅凭着一张旧报纸,编导们就直接奔赴当地农村,和当地的政府、媒体打听,却没有任何线索。不巧那天台风即将到来,只有一班车能赶回市区,节目组还是继续跟村里的老人、学校老师、校长打听,都是查无此人。最后好不容易和一个面包车司机打听到了村里确实有这个人,大家满心欢喜地找到他时,但是这个长大的男孩,在十年后却已经丧失夜视能力,令编导们只能空手而归。

在寻人的过程中编导还碰到了一个能读取时间的小孩。无论何时问他,这个孩子都能准确说出此刻是几点几分,误差非常小。但是这个孩子十分好动,甚至不受控制,也不能跟人正常交流。孩子的父母怀疑他患了自闭症,节目组帮助他们联系到了《最强大脑》的科学顾问团,验证孩子没有得自闭症,并对他进行为期几个月的治疗,直至他回归正常学校生活。而此时孩子的能力却慢慢消失了,这让大家在遗憾之余,也十分困惑。

设道具

蜂巢迷宫花费超百万

第二季《最强大脑》让观众看到了各种眼花缭乱的技能,同时节目组也创造了各种让人惊叹的道具,3D头骨,蜂巢迷宫,这些个性道具不仅费时,而且花费也极其惊人,王刚举例说,仅“蜂巢迷宫”的项目道具花费就超过100万元。这个迷宫内设计有大量干扰门、回环路,共计有完全相同的420扇木门、840个把手,方向感最好的编导花40分钟也只锁了19个迷宫门,并且还错了3个。在选手挑战前,四个编导同时在里面按照图纸仅锁门便花了5小时。有趣的是,负责设计的专家凭借图纸也无法顺利走出迷宫。

而3D头骨的精致程度更让人惊叹,王刚说,为这节目组征集了30位美女模特进行3D头骨打印。这可不同于一般的选秀选美,要求非常独特,就是选手的牙齿不能有金属、不能整过容。入选的模特提前三个月扫描CT数据,一般扫描CT之后一周出来数据,打印3D头骨则只需要7小时。3D头骨打印费用为10元每克,而每个头骨重约700至800克,单个头骨道具成本已近万元,这个项目的道具成本也达数十万。《最强大脑》也因此被网友评为史上最费钱的舞台道具节目。

争议人物

魏教授:我打分没有失误

作为《最强大脑》节目中的科技男神,魏坤琳瞬间走红。他是《最强大脑》上的科学家代表,他负责给选手打决定生死的难度分,他给出的分数经常让评委们瞠目结舌,当了两季科学家,几乎每个评委都跟他吵过架。针对魏坤琳权力过大的质疑,王刚表示,魏坤琳不是一个人在打分,他背后一个科学家团队在集体评分,魏坤琳只是担当了一个发言人的角色,念出集体决定的难度分值。

虽然魏坤琳在《最强大脑》中惹来的争议铺天盖地,但他稳坐男神之位。第一季,魏坤琳给人的印象是高冷,第二季男神变得有点接地气了,他笑言“高冷”是因为上一季太紧张,“现在会适应一些。我在国外演讲时,下面几百个人也不犯怵,但是到电视上就不一样了,其实国外教授上电视也紧张,但是过一两个小时就慢慢习惯了镜头。”

《最强大脑》第二季也少不了煽情,不少选手的故事经常有催泪效应,对这些煽情故事,魏坤琳坦言他也没有抵御能力,“像王昱珩、李威,他们为女儿而来,我也有女儿。上上期那个老人吴光仁,我爸也是脑梗、脑萎缩,向老年痴呆发展,可能最后我爸认不出我,看到老人的故事我也很感动、很激动,但打分还是打分,我是理性思考,感情先放在一边。”

魏坤琳自信地表态,虽然面临很多的争议,但他敢说两季《最强大脑》中他代表的科学家团队打分没有失误,“你看我第一季、第二季的打分,难度分其实是真实反映项目难度的。这个难度分是针对项目的,两季整个下来是保持一致性、体系性、公正性,相对一致的,经得起推敲。”

两季《最强大脑》做下来,魏坤琳表示虽然在观众看来有很多“奇人”出现,不断刷新观众的认知,但没有特异功能,“这都是人的能力,只是他们做得比你好,那些厉害的选手,是天赋和后天努力共同成就的,只靠天赋也是不可能达到的”。

选手自白

王昱珩:记忆力太好也痛苦

王昱珩是《最强大脑》开播以来被称之为男神的一位,虽然眼睛随时有可能失明,但他能从520杯等量的清水里,轻松地找到之前看过的一杯,令人叹为观止。对自己的技能,王昱珩讲起来也云淡风轻,“偶然看到第一季节目,魔方墙、二维码、指纹、鸡蛋、钥匙等我都觉得不难。尤其是鸡蛋,太容易了,试了一下巧克力豆也可以,又试了红豆、薏米,后来试了芝麻也没有问题。后来上网报名填了表格,节目组联系后到北京去做测试,测试了人脸合成,二维码,工作人员说我比现在的选手速度快很多,人脸合成几分钟可以完成,二维码1分钟100个。后来和制片聊天时,问还能看什么,提到水,因为水是无形的、会变化的。当时只是这么一说,我后来去超市买了一次性杯子,试了一下没有问题,看水还没有看芝麻那么累,而且舞台呈现效果更好。”

记忆力太好,王昱珩说有很多的苦恼,“比如买盘子看哪个都是脏的,买玩具看哪个都有毛病。第一季选手吴天胜说过,记忆的东西在脑中无法抹去非常痛苦,我有同样的感受。有阵子吃饭不知道该闭着眼睛还是睁着眼睛,因为会放大米粒,很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