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文化网,欢迎您访问本站!
您的位置: 浙江文化网 > 新闻中心

仝允桓博文回应MBA教育市场乱象

来源:浙江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1-10-12 15:23   

2011年09月14日,光明日报发表了记者杨明等撰写的“MBA招考黑幕调查:高校为敛财透题操作分数”的文章。随后,又接连发表了“MBA教育:别走歪了”、“洋证书如何‘逐利’中国?”、“‘伪装术’在升级”等三篇文章。下面就这四篇文章中对MBA教育的一些指责说明客观事实。

一、光明日报文章对MBA教育的主要指责

在这4篇文章中,对MBA教育的指责主要有以下5点:

1.高校与中介机构内外勾结,在MBA联考中作弊,操纵分数,内定考生

主要依据是记者从北京一家MBA入学考试培训机构的一位“赵老师”处得到的信息:

(1)MBA招考可以花钱“买号”内定保过:“只要有钱排队,2013年就能上清华、北大MBA”;“北理、北航、北科、北邮,还有中国政法大学(招生办)、中国传媒大学(微博 招生办),经贸类的有中财、北京工商大学(招生办)和首都经贸大学,这些学校都能操作”;“去年最高的一个操作进中财的是7万8”;培训机构和学员签订“保过”协议书,称“这是学校接的私活”。

(2)MBA联考学校透题,操作分数:“名额申请下来之后,1月份的全国MBA联考,只要本人去就可以,学校这边老师就帮他考(过)了。我们可以给他操作到200分左右”;“考试之前,学校这边会给大家开一个考试说明会,告诉大家今年到底怎么操作,比如说卷子上做什么记号,比如考试时要注意什么。这些东西学校帮他做,操作很简单。”;“只要他写上东西就成,甭管写的是什么。”记者还找到了今年通过该机构“操作录取”的各大高校MBA班的部分人的成绩单。“这是北理工的,成绩是给操作的,208分。”“这个,是操作最低的,英语(论坛)55分,综合129分,总分184,也上了。”“简单一句话,名额下来后,考试不用管,交钱去上学,就这么简单!”

(3)学校在MBA联考中有“破格录取”:记者称曾采访校方,均未对此给出明确答复。但其中一些学校的老师表示,学校的确有一些“破格录取”的方法。全国MBA教育指导委员会负责人表示,如果是有非常突出的成绩,值得破格录取的话,那是可以的。记者判断,在MBA“破格录取”方面,学校无疑有一定的主动权。

2.MBA教育成为国内许多院校创收的来源

依据是,2012年,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学费将达到18.8万元,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学费为20.8万元,比去年上涨4万元。同时,同济大学在职MBA项目的学费将上涨到13.8万元,涨幅同比超60%。从2010年9月开始,几大名牌高校纷纷大幅调高MBA价格,从12万元到18.8万元不等,即便随意上个考前班,都要付出近6000元人民币的高价。

3.MBA办学已趋向泛滥化

各种总裁班、高级进修班、中外联合班层出不穷,都打着名校的旗号大肆招生。MBA教育已经针对不同层次的需求衍生出一整套名目繁多、规格各异的“菜单”,比如不需要全国联考成绩的EMBA以及中外合办的MBA合作班,或者对联考成绩要求较低的MBA研修班。

1991年,9所高校试行招收MBA研究生,首批招生只有94人,而到了2011年,开展MBA专业学位培养的招生院校已超过230所,毕业生规模超过20万。从最初行业领军人物的“精英教育”,到如今的小企业主遍地的“普及培训”。

据统计,MBA学员的平均年龄已从1997年的32岁左右下降到2001年的26岁左右。现在MBA的学员,公司越来越小、职位越来越低、年龄越来越年轻。

4.MBA教师素质不高

记者称,“一项调查显示,国内MBA教师中只有不到10%的人拥有博士学位,其中在国外著名商学院深造过的更是凤毛麟角”;目前中国的一些MBA教师本身学历不高,几乎没有企业咨询的经验,大多只能按照国外的教材照本宣科;原本就素质不高的教师,再加上一对多的授课方式,学生毕业后的质量很难保证。

5.一些国际MBA招生代办机构打着与国内名校合作的旗号非法招生,涉及MBA教育的诈骗行为泛滥

一些“克莱登大学”,将办公地点设在北大、清华附近的写字楼内,号称由北大、清华名师组成师资团,假冒与名校合办之名,非法招收MBA学生。一些“野鸡大学”以公司与国外大学合作办学的名义招生,并承诺办理经过国际认证的学历及学位证书。一家名为“美国高登亚太信息技术研究院”的中介公司,工作人员称可以提供“没有得到国内教育部认证”的美国大学的进修业务。宣传广告的字里行间透着与国内名校的“暧昧不清”。

记者列举的涉及MBA教育的诈骗行为有:假证市场泛滥,犯罪分子利用假学历实施诈骗;利用钓鱼网站进行MBA招生诈骗。

二、对报道内容的澄清与解释

1.关于“高校与中介机构内外勾结,在MBA联考中作弊,操纵分数,内定考生”

这完全是考前培训机构为了吸引客户编造的谎言。记者不直接对MBA招生院校以及考生进行采访,轻信考试培训机构的谎言,以“高校为敛财透题操作分数”为题发表文章,认定“一些高校内部人士和一些教育培训公司联合起来,做起了见不得人的生意”,是不负责任的。其实,记者只要到一个MBA招生院校做稍微深入一点的了解,就不难判断真伪:

(1)MBA入学考试是全国联考,商学院教师没有任何机会接触到联考试题,不可能“透题”。

(2)联考与全国研究生统考同时进行,有严格的管理。不能排除MBA联考中有考生作弊的现象,但不可能出现招生学校(尤其是北京的学校)代考生做题或私改考生答卷的情况;

(3)联考是全国统一阅卷,联考成绩先进入教育部的数据库,再由教育部通知各招生院校,招生学校不可能“操作”分数。

(4)MBA录取分数线是教育部统一划定的,招生学校不可能录取没达到录取分数线的考生。

(5)在开办EMBA项目以后,近十年没有MBA破格录取的情况。全国MBA教育指导委员会负责人了解现行规定,不可能表示可以破格录取。记者也没有就此问题采访过任何全国MBA教育指导委员会成员。

“MBA招考黑幕调查:高校为敛财透题操作分数”一文的消息来源是来自MBA考前培训机构。该文反映了一个值得重视的现象,部分MBA入学考试培训机构不正当运作,散布虚假信息,破坏了MBA教育的社会形象,甚至有从事违法行为的可能。

MBA考前培训机构的出现和泛滥是教育部不允许招生院校办考前辅导班的政策造成的。客观讲,这一政策不适合于MBA联考这类全国统一命题的考试,不应该一刀切。因为不允许招生院校办考前辅导班,就出现了很多各色各样的考前培训机构,这些机构为了招揽生源,就散布各种虚假信息。曾经有过一个培训班在网上宣传,他们发给考生的200道逻辑练习题中有十几题与考卷相同,经查一题也没有。这些考前辅导机构为了招揽生源,还与考生签订“保过”协议,如果考生不能通过考试就退费或免费复读。在这种利益诱惑下,不排除个别考前辅导机构帮助考生在考试中作弊的可能。值得注意的是,有些MBA培养院校为了扩大影响,也会主动找到这些考前辅导班进行招生宣传,这就为某些考前辅导班制造假象,欺骗考生提供了条件。

国家教育主管部门和全国MBA教育指导委员会已经注意到中介机构介入招生可能起到的负面作用。国务院学位办在[2009]36号文《关于高级管理人员工商管理硕士(EMBA)专业学位教育有关招生工作的通知》中明确规定“坚决禁止委托中介机构进行招生和联合培养。”全国MBA教育指导委员会 2007年12月18日发布的《关于EMBA培养过程的若干基本要求》也明确规定“不得委托中介机构招生。”

2.关于“MBA教育成为许多院校创收的来源”

MBA学费确实已经成为国内许多管理学院办学经费的主要来源之一。最近两年,部分名校的MBA学费也确实有较大幅度的增长。由于学校不能办考前辅导班,考前辅导班费用上涨与MBA培养院校无关。

MBA是一种能够提升学生职场价值的专业学位教育,世界上所有国家的MBA学费标准都是由市场决定的。美国的商学院通常都是根据上年本校MBA毕业生就业的起薪水平决定当年的MBA学费标准。从我国开始办MBA教育起,培养经费就不是来自政府拨款。由于MBA教育在教学设施、案例开发、师资培训等方面投入较高,MBA学费水平确实高于一般的研究生教育,这在全世界都是如此。商学院用MBA/EMBA的学费贴补其它种类的教育项目也是合理的。

清华、北大MBA项目的学费明显高于其它学校有成本方面的客观原因。高质量的MBA教育需要高投入,这两所学校在师资选聘、案例使用、MBA教育国际化等方面已经全面与国际接轨,但学费水平与国际同行比还是低得多。当然,MBA/EMBA学费的过快增长会造成社会舆论的不理解,有关学校应该自我节制。

3.关于“MBA办学已趋向泛滥化”

记者所说的“MBA办学已趋向泛滥化”主要指MBA教育已经针对不同层次的需求衍生出一整套名目繁多、规格各异的“菜单”,各种总裁班、高级进修班、中外联合班层出不穷。

记者不了解情况。总裁班、高级进修班是培训项目,不属于学位教育,不是MBA项目。开展管理培训是学校服务社会、联系企业的重要方式,有利于管理教育发展,世界上一流商学院都有高水平的管理培训项目。中外合作MBA项目一般是授国外或境外学位,学校要与国外或境外学校合作办MBA项目需要经教育部批准,有严格的审批程序。办中外合作教育项目是我国教育对外开放的措施之一,总体上有利于我国管理教育的发展。当然,对未经批准的中外合作项目应该有人管。

确实,1991年我国试办MBA之初,首批招生只有94人,而到了2011年, MBA招生院校已达到233所,毕业生累计接近20万。

MBA培养规模和国家经济规模是高度相关的。美国从20世纪60年代到70年代末期,经济增长迅猛,与此同时,MBA招生数量也高速增长。1965年至1977年,美国GDP的年均增长率为8.77%。同期,MBA学位年授予人数年均增长率为17.72%,增长速度高出GDP的增长速度一倍。1971年,美国的GDP达到了1万亿美元,这一年美国授予MBA学位的人数是2.6万人。1974年美国的GDP约为1.46万亿美元,这一年美国授予MBA学位的人数是3.28万人,而在此前20年里,美国累计授予的MBA学位已经有26万多人。

中国的情况是怎样的呢?2010年中国的GDP约合6万亿美元,这一年中国MBA的招生数4.4万人(含EMBA8000人),授予MBA学位总人数是25418人(含EMBA毕业生5483人),此前20年中国累计授予的MBA学位不到20万人。无论是当年授MBA学位人数,还是累计授予MBA学位人数均达不到美国1974年的水平。另外,中国每年招收的MBA占硕士招生总数的比例不到8%,而美国这个比例从20世纪80年代末到现在基本稳定在25%左右。

因为国情不同,我们不能和美国比MBA的绝对数量,但美国的招生比例(硕士学位获得者中MBA占25%)却可以给中国提供借鉴,即一个成熟的市场经济体系大概需要多少MBA这类的管理人才。最近一次全国经济普查表明,中国有各类企业近500万个,我们20年才培养了20万个MBA,现在每年招收的MBA/EMBA学生不足5万个,而印度的GDP只有中国的三分之一,每年却培养10万个MBA。从这个角度看,中国MBA教育还有进一步发展的空间。

记者认为,中国的MBA教育从最初培养行业领军人物的“精英教育”,到如今变成小企业主的“普及培训”是不正常的。这是记者不了解MBA教育的定位。MBA本来培养的就是开始担任管理职务的初学者。我国开办MBA教育之初,由于当时我国企业管理人员普遍没有受过正规的管理教育,MBA学员的平均职位比较高,处级干部大致占一半。MBA教育20年后的今天,招生结构逐步回归它本来的定位是正常的。中国的MBA教育如果能培养出大批小企业主,那就是成功。我国从2002年开始试办EMBA教育,试办之初,学员大都是企业总裁之类的高级管理人员。随着时间推移,EMBA教育也要回归其本来的定位,即培养即将担任高级管理职务是中级管理者。

记者还提到MBA学员年轻化现象,据说平均年龄从1997年的32岁左右下降到2001年的26岁左右。这个数据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10年前的数据也说明不了什么问题。但是现在MBA新生平均年龄比1997年低是肯定的。实际上,与美国相比,目前中国MBA新生的平均年龄并不算低。美国有过统计,MBA新生的平均年龄为26.9岁。中国没有做过全国性的统计,2011年清华大学入学的MBA新生平均年龄是29.8岁。

应该说,最近两年新增MBA培养院校的步伐是有些过快,2009年批准了55所,2010年又批准52所。这些学校被市场认可需要一个过程。建议国家教育主管部门今后几年严格准入标准,减缓增长速度。

4.关于MBA教师素质

记者称,“一项调查显示,国内MBA教师中只有不到10%的人拥有博士学位,其中在国外著名商学院深造过的更是凤毛麟角。”上网查了一下,这句话出自2002年第11期的《科技信息》和2002年11月27日的《北京现代商报》,作者是李海、和玲。文章中并没有说明这项调查是谁做的,什么时候做的。光明日报记者的文章中也没有提到这个数据是来自2002年的一篇报道。

2001年MBA教育10周年时,全国MBA教育指导委员会做过一个调查,这个调查数据曾经在公开出版物上发表过。

2001年,全国从事MBA课程教学的教师2501人,具有高级职称的教师2075人,占教师总数的83%。核心课程教师中具有高级职称者的比例为85%。MBA教师中具有博士学位者共810人,占教师总数的32%,核心课程教师中具有博士学位者的比例为39%。MBA教师中留学 (微博) 归国人员483人,占教师总数的19%。MBA教师中有企业实践经验者1857人,占教师总数的75%。

这是十年前的数据,不反映现在的情况。只说明光明日报记者文章中引用的数据是错的。

至于现在的情况,没有做全国的统计,但经过10年的建设,MBA师资队伍的状况肯定有了比较大的改善。以北京大学(微博)光华管理学院为例,该学院目前有全职教师101人,其中96人拥有博士学位,61人在海外获得博士学位。还有一个数据可供参考,目前中国大陆已经有5所院校通过AACSB认证,这项认证有一个硬条件,学术称职的老师(有博士学位且学术活跃)要在90%以上。

毋庸讳言,就全国而言,具有较高理论水平,同时又有实践经验,熟悉MBA教学特点的高水平教师仍然缺乏。教师的教学方法有待改进,教材建设和案例教学还有待进一步加强,尤其是反映中国企业管理实践的教学案例在数量和水平上都还不能满足教学需要。教学内容在一定程度上滞后于国际学科前沿,也滞后于企业的管理实践。MBA师资队伍建设的重要性无论怎么强调都不为过。

正是认识到了这一点,全国MBA教育指导委员会和各个MBA培养院校在师资队伍建设上花了很大的功夫。从1995年以来全国MBA教育指导委员会先后举办110多次MBA课程教学研讨和师资培训活动,参加研讨和培训教师超过8000人次。在新加坡淡马锡基金会支持下,指导委员会还实施了中国西部MBA师资开发及办学能力建设计划,采用东部院校一对一帮助了西部院校的办法培训MBA师资和项目管理人员。

记者还提到一对多的授课方式会使MBA教育质量难以保证。这是对MBA教育特点不了解。MBA教育的一个重要特点是在团队学习环境下,通过师生互动和同学互动分享经验,启迪思维,提高能力。办好MBA教育的一个前提条件是要达到一定的规模。哈佛商学院MBA项目每年招收10个班,每个班90人。国内名校如北大、清华的MBA项目规模也比较大。一般来说,一个MBA项目年招生规模要达到200人以上,才能实现良性循环。

5.关于“一些国际MBA招生代办机构打着与国内名校合作的旗号非法招生,涉及MBA教育的诈骗行为泛滥”

记者描述的种种非法招生和诈骗行为确实存在,并且确实产生了很坏的影响。建议执法部门予以严厉打击。

原文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70c1de820100xrmb.html

下一篇文章:

最新内容

相关热点